与性感女友的电梯销魂激战 太刺激了

2019-09-20 15:56:37

李华然(均系化名)是学建筑工程的,毕业后到物业管理公司供职。高大帅气的华然每天进出这座高档公寓无数次,电梯监控室是他管辖范围之一,上晚班的时候他会在那里待上一个无聊的晚上,直到清晨。

74.jpg

看着形形色色男男女女的业主进出公寓,在电梯里正衣领,整背包,还有的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涂口红,真是过瘾。

李华然的小秘密是那个706的女孩儿。

那是个娃娃脸的长发女孩,刘海儿剪成心的形状,眼影有时蓝有时绿有时紫居然有时是杏黄!当然这些在电梯监控室是看不到的,因为那些录像是黑白的。

这些是李华然借故维修燃气管道、下水管道和各种管道的时候看到的。

可怜的李华然在没有管道可维修的时候只好待在电梯间里等706这个色霸姑娘上班、回家、出门买东西、带男友回家。

75.jpg

说起706的男友,李华然牙根儿痒痒!这疯丫头经常在周末带那傻小子回家,一进电梯这俩就啃上了,小李同志第一次受这刺激的时候曾经想过要不要在电梯里贴一张告示以正面提醒一下业主们自重,但支支吾吾地请求了头儿以后被告之业主公约里没这条,再说没有损坏公物也没有外人在场不构成问题。

可是,李华然嘟囔着:这不是对我的视觉骚扰吗?嘟囔归嘟囔,不情愿地继续关注706。

上个周末,那个傻男友也搬进了706,他们在电梯里接吻的次数更多了。有时候手里拎着垃圾袋他们也不会错过这激情时分。

无聊!李华然骂着。家里那么大就亲不了个嘴?非得到电梯里现!

无耻!李华然对706恨铁不成钢。好歹也算一白领吧,能租得起或者买得起这幢公寓的人怎么就这素质?

无趣!李华然已经不想再关注706了,他恨不能砸了这监控器。

无言!李华然其实已经快哭了。706,那小白脸有那么吸引你吗?

就在这时候,706居然朝着监控摄像头做了个鬼脸!

李华然要疯了!这家伙根本就知道有人在看着他们接吻。这不是赤裸裸的骚扰吗?李华然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定要当面跟706说叨说叨这个事。

信誓旦旦的李华然终于在一个周末下午成功地跟706同梯上楼,并且梯里没有第三个人。绝好的机会,他不能错过,他必须提醒一下706有义务做一个文明的好业主。

可怜的李华然还没开口,706先说话了:“我知道摄像孔那头是你管。但我就是喜欢在电梯里接吻,这种感觉上瘾。反正也不碍别人的事。对不对?”

小李同志的一大堆准备好的苦口婆心还没端上来,就有一个香喷喷的气息熏了过来,晕乎乎的他就这样被那张引诱了他无数天的唇堵住了嘴……

礼拜一,电梯里非常不协调地坐进来一个举着个长棍儿的电梯大妈。

这种高档公寓里本来是不用设专人开电梯的,但那天李华然点儿背,比他官大一级的经理从六楼上来的时候看到神情狼狈的小李嘴边有亮闪闪的残留唇彩色。旁边站着的是满脸坏笑的706的女业主。

现在的李华然不再管电梯监控设备的维修了,他换了个部门,主攻业主纠纷了。

电梯里的男人

我总在电梯里遇到形形色色的男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我喜欢一踏进电梯门,就有个英俊的站在按键边上的男人问我到几层,然后帮我按下那个数字。但事实往往是这个样子,我的胳臂要穿过几个人的肩膀,然后在一个木讷表情的男人眼睛的前方按下我要去的楼层数。有人曾抱怨我们身边没有绅士,我倒觉得他们是想和所有人划清界线,毫无粘连,哪怕是再漂亮的美女亦如是。

我希望在电梯里被照顾一下的小要求,某日却在一个台湾人身上实现了。

那天我去一家酒店找一个来到北京公干的朋友,为了展现一个好的面貌,我画了个漂亮的妆,银色小亮片的眼影显得我目光迷离。电梯的门开了,一片光明中,站着一个戴眼镜的男子,我正要伸手去按键,他的手也伸了过来。“小姐去几层?”“12层。”他微笑着按下数字,然后专注地看着我的脸。“小姐是来找朋友吗?”“是呀。”“哦,我到13层,1308。”他自报家门,我一笑。“是北京女孩吗?”“是呀。”“北京女孩好可爱呀,真的好可爱呀。”“是吗?谢谢哦。”我大大咧咧地傻笑,反正夸赞的话我就是喜欢听。他的头低了两秒,再抬起来,略微严肃了些。“我是台北人,过来做生意的。”电梯显示为8层。“哦,是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北京欢迎你?也太假了点儿吧。电梯显示为9层。“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不妨交个朋友。”电梯显示为10层。“我认为小姐的气质很好。”“是吗?谢谢哦。”我忽然想到,春节晚会中范伟那个带口音的“谢谢哦”,觉得自己好搞笑。“我的房间号是1308,见完你12层的朋友,可以来我这坐坐。”“哦。”我呆滞地看着他。电梯显示为11层。他把名片递给我,“如果你喜欢水晶的饰品可以给我打电话。”“哦,谢谢,我到了。”12层到了,我出了电梯把名片扔在垃圾箱内,心想以为这样套磁就能交上姑奶奶我这个朋友吗?

三年没见,我的那个朋友一点都没变,我们聊了很多,离开时已经晚上11点了,他执意要送我下楼。电梯很快就来了,门开那刹那,我发现了台北人又出现在了里面,不同的是他的胳臂搭在一个卷发美女肩上,看到我们进来,他摊开双手做了个无辜的姿势。我随后看向别处。“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小姐不在乎多一个朋友吧?”听到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伴随着一股酒气。我的朋友问我:“你认识他?”“不认识,就是上楼时在电梯里聊了两句。”“呵呵。”“你笑什么?”“主要你今天穿得太风骚了,刚才连我都差点动歪心了呢!”“呸!”我一拳打在他的肩上,他大叫:“再打我就告诉你老公。”“不着调的东西。”我笑他胡说八道,电梯到了1层,那个台北人先我们一步出去了,胳臂继续搭在那美女身上,一边窃笑一边回头,“找抽呢吧你!”我终于被惹翻了……